草日大

【RPS 米flo无差】弗洛朗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弗洛朗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CP:Miflo (RPS)无差
警告:无 / 法扎是个坑,不要跳不要跳不要跳


纪念2018年3月10日,前脚老航班发了Ins贴了他和米老师在演唱会的旧图,后脚Flo就发了他和米开来上飞机去莫斯科的现场实拍,俨然正宫的大型秀恩爱现场。



-------



他们已经演过几百遍了,所以1月19日的那场其实也没差。弗洛朗上台之前脑子里想的是晚上的飞机航班,去机场的车,回家撸猫,还有吉他托运。他当然看过那个《美联航摔了我吉他》的网红视频,心想欧洲的航空公司会不会好一点。然后到了他上场的时间,他拉拉过长的袖子,低头成了一个谨慎内敛的萨列里。


米开来在歌词还没到点的时候就一把抓着弗洛朗的袖子,然后又上了一只手拽着弗萨里的胳膊肘,让他动弹不得。弗洛朗有点想笑,从没见过这么大力气的将死之人,米扎特又一次毫无意外的OOC。


我们再相会,在一无是处的天堂……弗洛朗要走位回舞台边上,但他抽不出手。

毕竟在中国,多少有点拘谨,那个0.01秒的时间里弗洛朗心里想的是这次再没走到指定位置被临场导演念的概率。还有看到后面一闪而过红色激光灯,他就有那个预感这个场景会被拍下来一天三遍在油管播放。

后面玫瑰小姐姐举起双臂,踮起芭蕾演员的脚尖,开始往米扎特这里挪挪挪。弗洛朗只好加把力,总算把自己的袖子抽了出来。半透明的白衬衣,刺绣的花袖子都快要被扯破了。


弗萨里不念旧情,怒摔老情人米扎特,拂袖而去,究竟是感情的冷漠还是人性的沦丧?


呃……

米扎特泪眼婆娑地望着他,伸出手指一个指节一个指节地如同慢动作一般脱开弗萨里的手,始终望着他一步一退的方向,依依不舍地张开双臂,被玫瑰小姐姐拖到一片闪瞎眼的LED灯光里。

明明两个月后还要再一起开演唱会的,明明他们隔个俩礼拜就还得再见面,明明还约好了一起去酒吧找酒喝的,怎么他弗萨里就演的像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


弗洛朗也泪眼朦胧的——完全是委屈的。合着后面的Yamin还等着看笑话呢。天可怜见,上一次末场他哭场的事儿几乎被他们所有人嘲笑了三年,还乘他没能去成韩国的时候变成各种添油加醋的版本描绘给洛朗班先生。

你看,他们那个时候多年轻,好像当下的分开就是永别,殊不知,除了当下的激情,还有以后和远方的地久天长呢。他们的生活真真切切的,又不是楚门的世界,不需要忙不迭的一口气道完早安午安和晚上好,喏,他们的生命既可以很广阔,也可以很长很长,他们俩还有好多事等着一起做呢,比如还有很多很多的演唱会,很多很多的牵手,很多很多的拥抱,很多很多的甜蜜的吻,很多很多的玫瑰花……


再说,别看现在米开来哭的狠,谁知道过两天另一个末场还能出什么高能呢!


航司的航班最新动态发到了弗洛朗的手机上,他匆匆忙忙收拾行李,被工作人员催着上专车,直到上了机场高速他才想起来临走他匆忙抱抱了所有人,没来得及给米开来一个特殊的,只有彼此的特殊的仪式。


弗洛朗掏出手机。

“替我抱抱米开来。”

“知道了知道了,走你的吧。——LB”


弗洛朗有些感慨,至少这次没有大哭了。毕竟他的生命里面从此以后塞满了音乐、钢琴、吉他、猫、和米开来。


他又看了眼手机里最近半年的日程,弗洛朗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FIN

评论(6)
热度(62)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