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死神/赫伯特】冯科洛克伯爵曾有机会为赫伯特唱一首伤心的歌

【麻袋水仙 死神/赫伯特】【TDV x Elisabeth】冯科洛克伯爵曾有机会为赫伯特唱一首伤心的歌

CP:麻袋水仙啊,死神/赫伯特

有大死神污叔串场,以及伯爵好像哪个伯爵都可以

两个二逼土拨鼠之爱


PS.我的输入法好像有点问题,没办法在纯文本状态下打出伯爵名字里的那个分隔号。。。。


-----



“他这是怎么了?”格拉夫冯科洛克伯爵问。


可可——那个驼背的吸血鬼老佣人——摊开手,又叹口气。


我们来解释一下,现在冯科洛克伯爵眼前是这样一副场景:他的儿子,皮肤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发像乌木——呃,头发像冬雪一样白一样柔软的乖儿子(呸,伯爵在心理吐槽,明明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熊儿子),现在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他最喜欢的白色蕾丝衬衣皱的像木乃伊的裹尸布,衬的他就像萨拉洗澡用的一块大海棉。


夏戈——那个犹太教吸血鬼——上去用脚踹了踹赫伯特,然而地上的这滩仍旧是一动不动。“哎呦,”曾经的旅店店家发出还是个人类那样粗鄙的评价,“他该不会是死了吧?”


“他本来就是死的!”冯科洛克伯爵觉得自己手下的这帮不死族大概都被僵尸吃了脑子。


吸血鬼面面相觑,虽然大家打打闹闹互相咬来咬去拆个胳膊卸个腿都不是个事儿,但是真闹出鬼命的事情还是前所未见。


他甚至没有爬回自己的棺材里——月亮在上,赫伯特最喜欢他的装饰了蕾丝花边的鹅绒衬垫棺材了,那么软,那么柔,睡上去那么舒服——伯爵甚至想过这口棺材要给儿子当成陪嫁——前提是有哪个傻瓜真的想要他家的傻儿子……


行了行了,可可别嚎了,知道这鹅绒是你下山弄来的稀罕精品还不行吗?


可是现在,他的赫伯特安静的像那只被拔了毛的死鹅,像赫伯特小时候用剩下的一块尿布,像被扔掉不再需要的那只奶瓶,像僵尸都不想吃的鼻涕做的玉米粥,像……像一截熄灭的白色蜡烛,像一本躺在书桌上被蜘蛛网覆盖待读的书,像一片黑色羽翼上落下的羽毛,像死神那片最终飘落的墨色面纱……


金色和红色的翅膀挥过,蓝色和黑色的翅膀为黑天使的主人开出道路。


角落里那个金色头发的死神,一缕卷发落寞的散在脸侧,白色繁复蕾丝的衬衣是死神不常穿的装束。他带着墓穴里流露出的沉默走到赫伯特身边,在一动不动的吸血鬼身边跪下。


“你……你把他怎么了?”然而那一瞬间,伯爵想,赫伯特终于找到一个方法摆脱这个虚浮无望的,带着虚伪笑容和肤浅快乐的永无止境的一生了。


格拉夫冯科洛克伯爵甚至不知道应该哀悼还是羡慕。







当死神还是一个小死神的时候——


呃……死神当然也有小时候,要不然你们以为死神怎么来的呢?石头里蹦出来就成年了吗?


所以。当死神还是一个小死神的时候,他有一条小狗。


毛绒绒金灿灿的小宝贝,一条摇起来屁股都会跟着一起抖动的小尾巴,和小死神那头毛绒绒的金发,白胖胖的小屁股,别提多像了。小小狗狗摇摇晃晃,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小死神的小小屁股,小屁股到哪儿,小狗就亦步亦趋地跟到哪儿,小尾巴冲着小死神甩出一个孔雀开屏。湿漉漉的小鼻子拱小死神长得跟大葱似的小胖手。


“这是一只蠢狗。”前辈大死神头上戴着发卷儿正在做他的离子烫,懒得往这边看上一眼。


小死神弯腰抱着小狗,小狗吃的圆滚滚沉甸甸,扑上来把小死神压在光溜溜的地上。小死神的小胖手戳小狗的鼻子,小狗就伸出粉色的舌头舔小死神的小胖脸,那只褐色的鼻子皱巴巴的冲到小死神的嘴唇边。


“蠢狗。”


随着一声“嗷呜”,小狗被前辈死神一脚踢到一边,瑟瑟发抖地发出害怕的呜声。


“你要还想让这只蠢东西陪你,就别亲它。”大死神用手托着自己做到一半的发卷儿,转头冲着目瞪口呆的小死神吼。


小狗最后还是得到了一个亲亲,在它因为生病奄奄一息的时候,小狗眼睛里都是水汪汪的泪花,趴在一块粉色的毯子上往前拱了拱,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小鼻子塞进小死神的手心里。小死神亲了亲小狗还是那么丑的皱巴巴的小鼻子。


后来小死神长成了大死神,而他自那以后再也没见过那条灵魂被收走的小狗。


那么灵魂们都去哪儿了呢?


有些去了天堂,有些被地狱收走了,有些想不开的在人间徘徊踯躅,总而言之,每个灵魂都有去处,死神只负责接送这些或软弱或坚强或顽固或犹疑的灵魂,然而没有哪个灵魂是能永远相伴。他们只有听话沉默的黑天使,扇着翅膀吹出阴冷的风。


死神经常跑去人间。有时候他想,即使这些必死的人如此不待见他们,死神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人间,或许仅仅是想看看热闹的凡间。这些庸俗的世人,唱着歌,发出难听的噪音,骂街,吵架,毫无建树,浮夸,虚伪,目空一切,不学无术,但他们多么鲜活啊!他们会在阴天抱怨冷风,会用双臂裹紧自己的披肩,鼻头会冻的通红,会因为低温而打颤,会在雨天咒骂雨水,他们的头发会变得潮湿,会像只小狗一样试图甩掉身上的滴答的水……


而不是被收走的灵魂,最后徒留一叵回忆的风。




那次死神在十二月的风雪里看见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穿着和冬日无法匹配的单薄围裙,她在墙上又擦着了一根火柴。

死神走进那片微弱的光里。


“奶奶!”小女孩叫起来,“啊!请把我带走吧!我知道,火柴一灭,您就会不见的!”


看哪,要是这个可怜的孩子能用一把小发刷把头上落下的雪梳个干净,你就会看清他们有着一摸一样的金色长发。路人都冷漠匆忙,仿佛没有人能看见她在角落里哆嗦发抖似的,街上到处都是烤鹅的香味,每家的窗户里都透出明亮的光,在那些厚实的墙后面,是圣诞树和一个个团圆的家,只是那些都不是她的。就要新年了,人们说,不会有人理会窗户外边那个小小的身躯,只有奶奶那么疼爱她,在她呼唤的时候来到她的身边。奶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大,这样美丽。奶奶把小女孩抱起来,搂在怀里,亲吻她的额头和嘴唇。她俩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越飞越高,飞到那没有寒冷,没有饥饿,也没有痛苦的地方去了。(*1)


她是要上天堂的。


死神走在雪地里,还会有很多痛苦卑微的灵魂,死神可以是他们父亲母亲,或者是他们的朋友或导师,兄长或是情人,天使或者魔鬼,他可以是任何人,但他在世人的眼里从来不是他自己。来自死神的柔情只是诅咒而不是祝福,他牵起手的,必将死亡,他喜爱的,必然不属于他。


属于他的广阔的孤独。







所以当赫伯特摆弄自己的头发在死神身边晃悠的时候,死神觉得自己似乎看到吸血鬼那条无形的狗尾巴。如果死神还是个小死神的时候来得及给他的短命的小狗起个名字,那名字一定是“赫伯特”。


“你这是什么意思?”死神对于吸血鬼的这种行为很不高兴,“这个灵魂是预定要被收走的,你把人家变成吸血鬼是几个意思?知道同行竞业限制吗?”


“人家饿嘛……”吸血鬼在死神身边转圈圈,“你一定要亲亲的话,可以亲我啊。”


“你是不是有病?”


死神踹了吸血鬼一脚,那只神经兮兮的吸血鬼“嗷”了一声,死神又用指尖戳了戳吸血鬼的额头,这个神志不太正常的吸血鬼竟然扭头害羞地跑远了。


死神又想起了他那只小狗。


“所以,”大死神看着面前对着一只死掉的小狗眼泪汪汪的小死神,“你的蠢狗上天堂了,你哭什么劲儿呢?”


小死神抽抽搭搭,完全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你又在指望什么呢?”大死神一脸漠然。


“我想有个朋友,会动的,最好会说话……”小死神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不会离开我……”


“孩子,你的要求太高了。”大死神拨弄自己的手指,转身之前留下一个几乎无法察觉的叹息。


赫伯特完全超越了那只小狗——一个会动的,还会说话的朋友。更妙的是,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赫伯特几百年都不会离开他——反正赫伯特也没有除了其它吸血鬼以外的真正的朋友了。


直到赫伯特和那条蠢狗一样把脸凑到死神的鼻尖上来。


死神吓得给了赫伯特一个耳光。吸血鬼委屈巴巴的捧着自己的半边脸,真像一只小狗那样在墙角里蹲下来。


“我……我只想亲亲你的眼睛,它们真好看。”


死神扭头就走。


“屁股也不错。”


死神拽着赫伯特银色的长头发把他从地上拖起来,一字一顿的吼在他脸上:“我永远、永远、也不会亲吻——你!”


“可是书上说,如果心中有爱,你爱的人就能从你的眼神里知道一切。”吸血鬼继续用百年以来积累的戏剧腔装出一个被始乱终弃的朱丽叶形象,“有时候,一个吻胜过千言万语……”


可惜死神没想扮演罗密欧,他甩开赫伯特的头发把吸血鬼扔在地上。“如果你的死人脑子还没被过期的结块血浆和发霉大蒜搞成毛血旺的话,最好记住这个:我、还、不、想、让、你、死!”


“可是我本来就是死的呀?”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死神会跪在一动不动的赫伯特身边,他皱着眉头,鼻头挤出深深的皱纹。这份肃穆的神情连冯科洛克伯爵都被震慑到了。


“呃……”伯爵吩咐,“可可,去拿点死老鼠血来,说不定他嗅着味儿就起来了……”


其它吸血鬼彼此观望着神色,他们中间也有曾经是教授或者医生的,可是现在谁也说不好怎么判断一个没有心跳没有脉搏的不死族的死活。


“要不来点儿蝙蝠骨灰做的嗅盐?”“或者拿十字架电击起搏器试试?”


死神身边的黑天使贡献出翅膀上的一根羽毛,把赫伯特的鞋子脱了挠他的脚底心。


可惜什么方法都没有用,倒在地上的吸血鬼还是像个没缝好的布娃娃,一座软绵绵的雕像,一只被剥了皮的猫。


吸血鬼们慢慢散开,他们逐渐退到外圈,毕竟亲情犹在,万一赫伯特真的醒不过来,怕是伯爵要和死神拼命。大家还是躲远一点比较好。可是死神好像看不见这一切似的,安静地好像不是那个会鼓动人心的死神,静默地跪在赫伯特身边,最终俯身在吸血鬼的唇上亲吻最后一次。





还在酝酿悲愤哀愁情绪的格拉夫冯科洛克伯爵下一秒看见的就是自家的脱线儿子“蹭”地一下手脚并用地挂在了死神身上。“看,小亲亲,你对我好一点不就好了?”


死神翻了个大白眼。还是黑天使们识趣地纷纷走开,顺便赶走了围观的一众吸血鬼。


“TM的——老子酝酿了半天的悲伤的歌还没唱呢!”冯科洛克伯爵甩开披风走掉的时候这样想。



END



*1 人教版课标本第十二册课文《卖火柴的小女孩》


评论(17)
热度(45)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