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2章(第一部分)

12

 

 

 

约翰·里斯按照克莱尔·莫尼留下的小传单找到了那个地址,一家格调并不太高的小餐馆,旁边就是人员嘈杂的机车酒吧,改装过的哈雷摩托停满了小路,也许因为酒吧太过热闹,反倒显得小餐馆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方。两个喝多的大汉占着角落往肚子里灌咖啡醒酒,一个穿着荧光色工作服的工人貌似刚下夜班,正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一块沾了糖粉的松饼。克莱尔就坐在离落地玻璃最远的四人座上,电脑打开,手边是半杯凉了的咖啡。

 

“克莱尔。”他上去打了个招呼。

 

“啊,你就是那个纪念会上的家伙。”

 

“我叫约翰。听说你有3192航班的特别资料?”

 

“哼,”克莱尔合上电脑,“你是记者还是私家侦探?”

 

“你就当我是个求知欲旺盛的人吧,总有一天得让猫从那袋子里出来不是吗?”

 

“好奇害死猫。”她喝了口冷咖啡,为口感皱了皱眉,“你现在了解多少?”

 

“全美航空3192号航班,我读了最终报告,2005年2月24日,在飞往匹兹堡的路上这架波音737飞机发生机械故障,垂直尾翼卡死,两位飞行员几乎无法控制飞机,后来正好一位在休假的波音工程师兼飞行员在客舱里,他主动为正副驾驶提供帮助,后来飞机迫降克利夫兰霍普金斯国际机场,迫降最后阶段机身发生翻覆,两位飞行员都死了,只有那个工程师活了下来。”

 

“谎话!”她咬着自己的薄嘴唇,“最终报告是官方掩盖事实真相的托辞。”她拿出一叠资料,字体显然因为反复翻印而变成浅灰色,“看看这个,”她说,“这是中期报告,是官方第一份初版事故认定。”

 

里斯接过来,难以不注意到这个姑娘期待的眼神。他翻开第一页,问:“里面是……”

 

“这才是真正的事故原因,”克莱尔手指按在这册不算太厚的文档上,“你可以带回去好好看看。但记住,最终报告上一个字也别信。”

 

里斯注意到她手边除了电脑,还有一块额外的移动硬盘,颜色是非常低调的磨砂黑,以至于刚开始他都没有注意到。“这是?”

 

“这些,”克莱尔把头发夹到耳朵后面,“都是我为这个事故搜集的资料。”

 

估计这块硬盘上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信息,里斯想,那个姑娘在她的年纪里下眼圈已经成了淡青色,显然是长期熬夜的后果,眼里也有些血丝。

 

“我知道你怎么看我的,NTSB的那些猪头官员,还有媒体,他们都劝我放弃,我做好了面对压迫的准备。”

 

“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这个事故背后有阴谋,”里斯犹豫着开口,“难道你不担心自己有什么危险吗?”

 

“人生难道不是时刻都充满危险吗?”克莱尔对此嗤之以鼻,“你能想象吗?两月里的一天,你的父母去度过他们结婚后第25个情人节,你等着他们旅行归来,等到的却是航空公司的电话告诉你你的父母都死了,还告诉你最好不要去认领尸体,因为他们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你不想见到他们这个样子’——那些人就这么对我说的。你得知道为什么啊!难道死亡就只是一个随机的意外事件吗?”

 

“克莱尔……”

 

“别说节哀,千万别说,每个人都这么说,航空公司,波音公司,NTSB的新闻官,其他人都说些没用的废话,好像我父母的死毫无意义,事故就这么无缘无故天降横祸地发生了。”

 

“所以这就是你在找的?意义?”

 

“呵,这难道不值得找吗?事故不会就这么发生的,我要让那个需要为此负责的人付出代价。”

 

 

 

 

 



 

里斯带着满腹疑惑回到沙蓝沙兰姆的时候已经把克莱尔的那份中期报告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官方报告总带有那种和树木及雨林仇敌似的风格,页面上附有示意图,每段之间还有大量空行,这给了得到这份文件的人以机会,文件空白处密密麻麻写满注解和说明,从墨水深浅来看明显是长时间反复标注的结果,但从字体上看,却都出自同一人之手。

 

克莱尔是个百折不挠的年轻女孩。

 

然而从印刷的文字上来说,中期报告并没有给出任何结论性意见,相反倒是提出几个假设,最明显的就是拿加粗的黑色字体“飞行员失误”。在那个大标题的旁边,克莱尔用区别于其他注解的颜色把一个名字反复画了好几个圈,那里赫然写着“哈罗德·冉”。

 

每次看到这里,里斯都会赶紧合上整个报告,把它放到一边,等心情平复一些再拿起来。实际上他并不确定这位冉先生是谁,但是直觉已经有了答案。那枚芬奇送给他的飞行员奖章被他握在手里,他心烦意乱地反复翻弄这枚银色的徽章,直到背针把他手指戳破才惊醒过来。他赶紧收起这枚不知是奖赏还是罪证的小东西,像一个背负重罪的人收起一个重大的秘密。

 

“嘿,你得学会放松自己,”卡拉巧笑嫣然地走过来,拍在他的腰上,“乘客看到你会以为我们要坠机了呢。”

 

他深吸一口气,把徽章塞到口袋最深处。“我会放松的。”

 

“今晚我们还是在斯通牧场酒店,我还以为你喜欢那里呢。”

 

说完卡拉开始整理她的小旅行箱,里斯也跟着整理自己的。他们都进出机场很多次,习惯轻装而行,他快速把东西都塞进那个黑色小帆布箱子跟着卡拉穿过候机楼往酒店方向而去,但只花了一半注意力在周围的环境上,结果卡拉突然停下来的时候,里斯差点撞在她身上。

 

“哦,我想起来了,”卡拉说,“皮特要回来了。”

 

“他?”

 

“嗯,毕竟他也休假了一阵,回来正常上班呗。大个儿,你想什么呢?”

 

说他完全没有芥蒂是假的,他曾经那样爱过杰西卡,结果她出了意外,皮特作为配偶可以休带薪丧假,但他是什么呢?他还不得不在世界各地飞行,收起那些倒翻的苦闷的感情。如果世间的事情真有意义,那杰西卡的意义在哪里呢?还是上帝就想证明连灾祸都一视同仁,在死亡的背后什么都找不到。

 

他太过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结果卡拉找他聊天的时候他又显得心不在焉。卡拉好像说了句什么。

 

“你说什么?”他问。

 

“哎,我说,”卡拉夸张地叹口气,“今天挺慢的。”

 

里斯这才注意到他们在斯通牧场酒店的大堂了等了有一会儿,平时作为这个酒店的常客,芬奇总是把机组的门卡先准备好发给他们。

 

卡拉拉着里斯在沙发上坐下,一会儿芬奇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手里拿着他们的房卡。

 

“抱歉,这两张先给你们,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如果里斯如他平时那样保持敏锐的观察力,他一定能注意到芬奇近乎讨好般地朝他微笑,但他分了神,只是哼了一声,漫不经心接过卡片,手指滑过芬奇有些凉的指尖,甚至没有打开折叠式纸套查看房门号就开步往电梯方向走。

 

室内光线总比室外黯淡,但一位深棕色长头发的女士还是带着她的太阳眼镜和大帽檐宽边遮阳帽,脚后跟一直点着地面,幸好因为地毯的缘故没有发出惹人讨厌的声音。显然她就是芬奇今天工作效率低下的原因,里斯心里嘀咕一句,估计又是没有带好护照的游客。在小型汽车旅馆对于入住登记可没那么麻烦,但谁让这里是斯通牧场大酒店,而那又是芬奇呢。

 

他在等着电梯的时候那位女士几乎要为了入住手续的事情冲芬奇发起脾气。

 

“我可以直接付现金,好吧,告诉我……嗯……”她说,声音既像是着急又像是不满,掏出手袋里一个小纸片看了两眼,“白马旅行驿站在哪儿?”

 

白马旅行驿站是这个区域的一家汽车旅馆,因为门口挂着一匹白马形象的木头招牌而得名。她像是等不及了,冲大堂外面的方向张望几眼。

 

“这就好了,凯文·加纳女士。”

 

芬奇跟随她一路到了电梯门口,被称为加纳女士的这位夫人只有一件手提行李,她急匆匆从芬奇手里夺过门卡,正好赶上里斯的那班电梯。奇怪的是即使在电梯里她也没有摘下帽子和墨镜的意思,而里斯注意到他们恰巧在同一层。

 

晚餐时间里斯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弗斯科推着餐车正要往电梯里头挤,一张送餐单据就放在餐车最上面那层。他们狭路相逢,正好又是客人们纷纷下楼来到餐厅和酒吧的时间,他的身材和庞大的餐车让这些地方显得拥挤,“嘿,你过来”,他冲大堂外面招了招手。

 

一个年轻人像受到召唤的小狗似的赶紧跑来,双手恭恭敬敬地放在身前。

 

弗斯科把餐车留给年轻人,只从上面取了闪着银光的餐盘,现在没人用真正的银器,那些都是不锈钢的,不过做工挺精良,弗斯科看了看送餐单,嘴里嘟念着一个房间号码,把一块纯白色熨烫过的棉餐巾搭在右手臂上,端着餐盘走进电梯。

 

“莱纳尔,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这些实习生干的活儿了?小费不够了么?”

 

弗斯科尴尬地笑了两声,电梯门在他身后合上,里斯想起来他叨念的那个房间号就在自己的房间隔壁,是那位不肯摘墨镜女士的房间。



TBC

评论(5)
热度(20)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