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侏罗纪世界X哥斯拉】Kings Dinosaur 王牌恐龙:正义黎明 (1)

【侏罗纪世界X哥斯拉】Kings Dinosaur 王牌恐龙:正义黎明

原著:侏罗纪世界;哥斯拉2014

说明:王牌特工(Kingsman)AU

CP:哥斯拉/霸王龙




(1)


那四只迅猛龙在第10分钟的时候把小猪逼到了水池边上。


领头的那只,布鲁,名字估计来自于她背上那条蓝色条状斑纹,张开嘴冲着得意洋洋地小猪吼了一声。


那是表示胜利的吼声。


欧文,他们的饲养员,一个长着毛绒绒浅褐色头发和深褐色胡子茬的人类男性走过来。“好的,好的,非常好。”他说,一边把手里的死老鼠喂给布鲁。


一个黑皮肤的大个子男人和另一个哆哆嗦嗦的小个子冲进来,从另一只名叫查理的迅猛龙爪子底下把小猪牵走。迅猛龙发出不情不愿的“嗷呜”叫声。


而我只需要10秒钟——霸王龙想。她跑得和迅猛龙一样快,却更加壮实(毫无疑问),体型足以杀死豪猪,或者大象。


“放她出来试试吧。”橙金色头发的姑娘说。


“哦,不不不,克莱尔,你开玩笑的吧?”


“为什么不?她上次就表现得挺好的。”


“她是霸王龙,我的天,”欧文扶着额头,“万一,我是说,万一发生暴虐龙那样的事情呢?你怎么知道她不会跑到笼子外头去?”


“我以为你已经成功驯化她了?”


“我和迅猛龙之间的‘关系’,那是一种合作,而不是驯化。他们是野生动物,遵循自己的想法,没有道德观点,没有底限,只有本能。”


“可他们的本能也表现得不错。或者说——”姑娘发出一个挑战的姿态,“你对自己没信心?要是你害怕的话,当然也可以不用……”


欧文被说服了。“好吧,让她也试试。”


霸王龙跃跃欲试,她早就急着证明自己,而不是在玻璃笼子里陪着小羊玩耍。她的后脚蹬地,身体前趋,保持准备冲刺的姿势,张开前爪。


“哦,天哪,看看那对小短手哈哈哈哈。”黑大个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


“她是个脾气暴躁的大脸姑娘啊哈。”皮肤苍白的小个子也笑了。


吼嗷——


霸王龙发出一声咆哮,齿间的口水直接喷到黑大个的脸上。


“我觉得她听得懂你在嘲笑她。”欧文抱着双臂,站开半米远。


小猪乘着无人注意,撒腿跑了出去,它超前猛冲了一阵,到了前方有矮树遮蔽的位置,又改成之字形来回逃窜。


“上吧,追它。”欧文下了命令。


霸王龙撒开两腿,她的身高让她在开阔地带有更佳的视野,然而到了树丛中,她的身高优势消失了,但巨大的鼻孔一边保证呼吸,一边嗅探空气中小猪跑过的味道,她一丝停顿也没有,一路追着小猪而去。


9秒。


她还没看见小猪。


8秒。


前方的树丛有动物穿过的痕迹。


7秒。


小猪的蹄子刚刚踩过一丛蕨类的叶片。


6秒。


她能嗅到小猪身上散布的因为恐惧而惊恐的气息。


5秒。


小猪发出绝望的惨叫。


4秒。


矮树丛到了尽头。


3秒。


前面已经是玻璃做的绝壁。霸王龙只要再有一脚就能踩上那只胖乎乎的小东西的粉色脊背。


2秒。


“停!!!!!!”


欧文大喊着,冲到霸王龙和小猪中间。“停下。”他又补上一句。


霸王龙停下脚步,她才热了个身,小猪已经跑得口吐白沫。哈,愚蠢的,虚弱的哺乳动物——霸王龙得意地想,冲着猎物也发出一声宣告胜利的吼声。


嗷——


小猪躲在欧文的身后,吓得踉踉跄跄往后跑了几步,一个失足,随着一声哀鸣掉进巨型海水蓄水池里。


沧龙今天打了个牙祭。


“靠!我叫你停下,停下!”欧文发出一阵懊恼的声音。估计并不是因为小猪,毕竟胃口大得惊人的霍夫曼沧龙体长足有21米,每天吃掉的食物足以让整个东非大草原的狮群震惊,更不要提这种生物曾经称霸整个白垩纪。


霸王龙眨眨眼睛,歪着头。


“当我叫你停下的时候,要服从命令!”欧文还在滔滔不绝,看上去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有些灰心,“今天你被禁足了!不,这个星期你都被禁足了!回你的笼子去!”


唉……


霸王龙发出一声低沉出自肺腑的叹息。


怪我咯?






被禁足的霸王龙靠着围栏坐下。


“嗷……人生真是没意思啊……”


“咩——可不是嘛,兄弟。”


“你怎么从笼子里出来的?听说现在连羊笼子的周围都装了高压电线。”


“咩。但他们忘了关门。”


“嗷……呜。然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自己的食物抱怨……”


“咩?想出去散散心嘛,兄弟?”


他们沿着纳布拉尔岛的峭壁边缘行走,星辰和大海在目所能及的边缘连成一片,沧龙还没有被放到开阔的水域里,因而这里只有大海,现在的大海,最大的动物成了蓝鲸,他们温驯地在深海吞滤磷虾或者其他小型生物,孤独唱着人类无法理解的歌谣。远处溅起水花,兴许是一小群尚未休息的座头鲸,巨大的尾鳍拍打海面,把浪涛碾成破碎的远航的歌号。


霸王龙几乎要为沧龙和自己感到悲伤。


霸王龙也好,沧龙也好,伶龙,小盗龙,哪怕是风神翼龙,他们生错了时代,只有玻璃穹顶的天空和望不到边际却能感觉到的玻璃海岸,太阳和星空都没有改变,时代给了他们生命,却未曾吹起自由的微风。他们活着,和无拘无束隔着电网栅栏和玻璃帷幕的距离。


“嘿,小短手!”


“嘿,说你呐,小短手大脸妹!”


两只迅猛龙把牙贴在铁栅栏上冲她喊。


咩~~~


褐脸的白毛山羊吓得一下窜到霸王龙的后面。


她一直没搞清楚查理、德尔塔、回声谁是谁,他们在霸王龙的眼里都长得差不多,唯唯诺诺咋咋呼呼。


“怎么?今天欧文忘了给你们上口枷吗?”


霸王龙露出尖牙,毫不客气地吼回去。她不愿意与受宠的迅猛龙再纠缠,领着小羊从杳无人烟的悬崖另一侧走开。


另一侧悬崖更加险恶,因为风向的问题,这里缺乏高大树木,嶙峋的碎石成了岸边的主旋律。小羊跳上一侧大石,轻巧从千米高的绝壁上越过。霸王龙却走得小心翼翼,这里沙石松散,她又太重,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海里去。


石头后面传来挲挲的声响。


霸王龙停住脚步。


“怎么了?”小羊问。


她仔细辨认周围的气息,海风的腥咸味道有些刺鼻,漂浮的海草被拍打到了崖边的礁石上,还有——血的腥味。


一只饥肠辘辘的翼龙冲着小羊扑过来。


嗷——


霸王龙嘶吼一声,小短手正好能把小羊护在自己身体底下,一击扑空的翼龙长爪子在她背上抓出一道血印。


咩嘿……


小羊发出惊恐的叫声。翼龙又冲着他们俯冲过来,霸王龙原地转了半圈,改用如同鞭子一样的大尾巴扫向翼龙。“跑!”她说。有人的地方多少会是安全的——小羊向着陆地上侏罗纪世界办公室和展馆办公室的位置玩命跑过去。


霸王龙和翼龙纠缠了一阵,她的前爪够不到翼龙,只能甩头试图用牙齿攻击,但翼龙灵活地转个身,一脚蹬在霸王龙的额头上。她脚下一滑,石块裂开一道口子,把霸王龙卷进海里。


星空翻转过来,过咸的海水涌进霸王龙鼻子的那刻,她想——


哦,Fuck,这下我是真的搞砸了。




TBC

评论(2)
热度(24)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