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星际迷航】一段完整而理性的故事所必然经历的四个阶段 (1)

一段完整而理性的故事所必然经历的四个阶段

 

Star Trek: First Contact
Star Trek: Insurrection
Star Trek: Nemesis

CP:Data/Picard
Rating:PG

 

 

 

起因

 

这件事的起因是博格人为了笼络他而给Data植入了一小片人类皮肤。

啊,不对。

Data检索自己的记忆,很快进行修正——真正的起因是让·卢克·皮卡特舰长给他讲解了“触觉”。

但那并有没什么必要,至少一开始Data是这样认为的。他当然知道触觉是什么。触觉是接触、滑动、压觉等机械刺激的总称。他全身的传感器无论数量还是敏感程度都远远高于人类神经末梢数量和神经递质传导的准确性。皮卡特舰长是人类,他的手指能感觉到压力、温度,最多还有密度的变化,但Data可以感觉到更多,比如手下物质的电导强度,辐射量,组成成分。

所以没理由一个人类比Data更了解触觉,即使他是让·卢克·皮卡特舰长。

“不,不,Data。”皮卡特舰长那个时候温柔地笑着,像教导一个小孩子一样耐心说,“触摸的时候你能感觉到一种心灵上的联系,那是一种感情。”

“哦。”

Data有感情芯片,但他还是不能理解手里摸着几个世纪以前的金属合成材料和过时的固体燃料火箭能有什么移情作用。

“你会感慨岁月的变迁,智慧的伟大。这是感觉,要用心。”皮卡特舰长说,一只手放在心口上。

Data也把手放到舰长的心口上,旁边围观的科学组成员则一脸见到鬼的表情。

不要问为什么Data要把手放在皮卡特舰长的心口上因为原因显而易见——Data只有中央处理器没有心,所以只能把手放在离他最近的那颗“心”上。

“心跳64每分钟,每搏量110毫升,二尖瓣最大流速……”

“停,Data!”

“哦,您的心脏很健康。”

周围科学组的同事都在窃笑,好像Data又发掘了一个七年以前的笑点一样。皮卡特舰长摇摇头,离开了。

所以,Data得出结论,他明明能够“感触”到很多东西,但别人就是认为他不能体会“触觉”。

而在Data被博格人捕获后,博格人女王则“好心”地送给他梦寐以求的礼物——人类的,真正的皮肤。

在0.68秒的时间里他动摇了,因为那个时候一阵微风吹过,他感觉到企业号空调出风口呼呼的风沾上皮肤的凉意,轻微的几乎无法察觉的无形的抚触,像水,金属舱门上烤漆的光滑质地,白色的,在温和的泛光灯下,看上去却有暖融融。

真奇怪,他明明只得到了触觉,却像一个第一次看见世界的婴儿,光亮,触摸,温暖混杂在一起,几乎让他的处理中枢过载。

“你觉得怎么样?”博格人女王有苍白泛蓝光的皮肤,金属外骨架做的身体,她的手摸上去凉飕飕,只有电子流的踪迹,没有心跳,没有血流。

“我觉得好极了。”Data言不由衷地说。

“太好了!”女王笑起来,然后表情突然变得狰狞,她恶狠狠地说,“现在,让我们对付让·卢克·皮卡特舰长吧。”

几个小时后他就见到了他的舰长。他只穿着贴身汗衫,舰长制服被撕开,并且已经被汗水浸透,紧贴在身上。

空调停了,哦。可惜博格人感觉不到。

15分钟倒计时已经开始,企业号开始自毁程序,所有功能性元件已经停运,而且除了舰长,其他人都已经离开。

Data有些困惑,这就像你有了一种触觉,但中枢处理器却无法处理这种感觉。

“你回来干什么呢?”女王问。

“来交换他。”皮卡特舰长指着Data,“我归你了,放他走。”

Data搜索自己的数据库,里头有……《孙子兵法》,《拿破仑·波拿巴的战争艺术》,《奥斯曼帝国兴衰史》,《百年战争》,《冷战史》,最近150年的《SWAT战术指导手册》……然而无论这些书籍如何汗牛充栋,没有一本告诉他为什么一位舰长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换一个,嗯,电子人的性命,如果电子人真的有死亡的可能的话。

“哼,你想要和企业号一起毁灭,哼哼哼,我不会让你如愿!”女王咯咯笑着,牙齿里有黑色和蓝色的奇怪阴影。

企业号是家,港湾,战甲,遨游星辰的航船,和企业号舰长不可幸免的命运与棺椁。

Data输入自己的密码,终止飞船自毁程序。

“你看,你对我已经没用了。”女王说。

“别杀他,”Data环着女王冷冰冰的胳膊,“他会是一个好随从的。”

整个舱室里充满不安的宁静,只有高大的冷却塔发出一些人耳不能分辨的嗡嗡声。

“她是怎么收买你的?”皮卡特舰长问,声音里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Data看着自己的手,肉色的,和原本泛着金属光泽的人造无机质皮肤完全不同。让·卢克·皮卡特舰长的脸因为湿热的空气而泛红,额头的毛孔张开冒着汗,顺着额角一路划到下巴,他的眉头紧皱,因此显得眼窝更深邃了,一点水珠挂在眉骨边缘摇摇欲坠。

Data抬手赶走了它。

但随后他惊异于这种全新的触感,带着盐分的水滴在手指尖的感觉,还有,另一个人类的皮肤的触感,那是柔软的,有温度的。皮卡特眼下的眼袋和皱纹,那里,一个人类正在走向衰老和死亡的标致,然而奇异的是,随着流逝的青春而去的,那颗脑袋里填满睿智,还有不屈的精神。

“人类并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大脑沟回,实际上人类自从青春期以后神经胶质细胞的数量总体不再增长,但是……”

“Data,不要摸我的头。”

触摸,才能建立联系,用心。

Data觉得自己的感情芯片在过载的边缘,但他暂时舍不得关掉它。

他仔细擦掉了皮卡特舰长颊边的汗水,又用他的新“礼物”触摸了那些眼角的皱纹,坚挺的鼻骨的角度,在软骨交界处轻微的突起,每个地球人都有,但是舰长的触感很特别,颧骨的位置,肌肉覆盖于上,鼻翼边的法令纹,还有那双薄薄的嘴唇,现在紧抿着。心跳92,每搏量115。

“为什么不离开星舰?”Data用他能发出的最轻的声音说

“因为我有一个朋友掉队了。”

“但你却愿意炸掉这艘船。”

“如同亲手杀死所爱。”

Data的手放在舰长的心口上,心跳102。真怪,皮卡特舰长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一种已知的数据输入输出端口,然而他什么都明白了,因为那双眼睛对他说了很多很多话,Data想。

他摆摆手,引他的舰长来到一处牵引铁锁下面,然后走向女王身边,打碎了冷却塔。

冷凝剂泄漏而杀死有机物的过程很难熬,那些新安装的人类皮肤皱缩,给皮下传感器送去大量微电流刺激,Data搜寻一下以组织词汇,他相信人类管这种感觉叫“疼痛”。

再见了,博格人女王,再见了,那些可爱的小礼物。

企业号尚存,他的舰长安然无恙,而Data的数据记录仪里多了很多可爱的,叫做“触觉”的数据。

菲尼克斯号进入曲率航行,从外太空望向地球,太阳从地平线升起,那里正迎来空间轨道上24小时内的第17个黎明。

“舰长,”Data汇报,“在和女王在一起的时候,我相信我的感情芯片因为和人类皮肤的兼容性方面的问题出现了一点故障。”

“什么样的故障?”

“我……我想,在有了人类触觉之后,我感觉到……害怕……恐惧。”

“那很正常Data,那会让你更像个人类。”

“我相信这是瑕疵,舰长。正常的情绪反映应该是‘勇敢’。”

“学会恐惧才能勇敢,Data。”

“我并不明白……”

“如果人类无所畏惧,那勇敢或者不勇敢又有什么区别呢?正因为对失去所爱的深切的恐惧,才使人类爆发出潜能,想要保护心爱之物,那就是‘勇敢’。Data,你那个时候表现得很勇敢。”

“就像您愿意牺牲星舰,但又坚持留在企业号上?”

这个叫做让·卢克·皮卡特的人类笑了,额角还带着打斗的伤痕,望向舷窗外的日出。

“我一生从未经历婚姻,而企业号就像我的妻子。我爱她,愿意为她奉献一切。”

……

我愿意为我的舰长奉献一切,而舰长就像我深爱的妻子。

Data张了张嘴,本能地感觉到这句话里微妙的不合逻辑的直觉。他也许可以问问他的舰长,但那个时候那个蓝色的星球和广袤的宇宙看上去如此辽阔而温柔,美丽近乎神圣,Data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TBC

 

评论(1)
热度(12)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