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星际迷航】[TNG]谋杀大拇指 (1)

Original: 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CP: Spot/All ; Spot/Picard

 

 

 

(1)

 

二副工作日志
星历48585.9

在经过为期一周的漫长航行后,我们即将到达M-1742H,这是一颗未曾探索过的行星坐落于一个拥有两颗恒星的双星系统里,两颗恒星一大一小,相互环绕运行,在双星系统以外,还有12颗大大小小的恒星和一个由离子尘埃、矮行星和不规则陨石碎片组成的星系隔离带。不同于常见的陨石带,这个区域位于整个双星系统和环绕着它的行星之外,宽度惊人,把整个星系和宇宙的其他空间隔开。M-1742H是双星系统内的第八颗行星,这颗星球对于星际舰队的意义并不比其他任何一颗行星更重要,然而最近深空探测器却在这里传来惊人的消息,这颗位于传统宜居带的边缘,应该是一颗适合移民的星球,上面还可能有一些低等生命形式,暂时无法确认是否形成社会和文化,也无法确定其文明水平。

我的工作是分析这颗行星的可能的发展状况和天气情况,寻找适合的着陆点,这些本该是科学家们的工作,建立前哨观测站,尽量不打扰前曲文明。然而M-1742H对于整个星际联邦都像是一块未曾开垦的处女地,企业号毫无疑问需要当起开拓者的职责。

陨石-离子云隔离带对于该双星系统外的通讯干扰很大,一旦进入这个区域以内,我们的内部通讯和扫描系统都恢复了正常,远程通讯则被这个隔离带阻断,这一状况使得我们和星联舰队的联系彻底中断。幸运的是,长程扫描仪对M-1742H的扫描工作接近尾声,初步测定可以表明该星体的年龄大约在50亿岁,大气组成和地球类似,但含氧量更高一些,平均半径7000千米,在通过传统高倍望远镜探测和航空照片,我们在M-1742H地表不仅发现大量生命迹象,也发现一些类似建筑和艺术图形的影像。

Picard舰长对于这些非常感兴趣。

地球上的人类因为宗教或者科学探索的原因早在5300多年以前就建造了巨石阵,在2000多年以前建造马丘比丘,这些建筑用一种文化图形的样子在其聚居地分布,研究其坐落位置和建筑体系和研究文化遗留物一样重要。然而如果像我所推断的那样,这个星球的文明史可能远远长于我们的想象,上面居住的物种不仅可能有极高的智力水平,甚至还可能有探索星空的能力。

舰长不顾William Riker中校和我的反对执意要亲自带领一支外勤小组到M-1742H地表探索,我认为鉴于舰长在考古学方面的广博知识和在同企业号其他船员争执中常年利用职权固执己见的历史,我们的反对不会有任何效果。

在此之前,我仍然需要6个小时才能完成对整个地表的扫描。


***


这就是为什么Data在连续值完两个班次之后仍然在自己的休息室里检查资料,而没有让系统进入休眠状态(俗称睡觉)的原因,他在自己的休息室里打开下一周的行程安排表,周围的星星因为曲率航行被拖拽成了光带在舷窗边划过,他的猫闭着眼睛舌头弯曲在嘴里,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那只长着黄白斑纹的长毛猫突然从Data的床上跳到地上,警觉地四下嗅探,好像闻到了空气中一点不安的气息。

“Spot?”

猫咪眯着眼睛,看上去有点紧张,她并没有喵喵叫,反而犹犹豫豫地走到Data的工作台附近。

“Spot?”

Data又唤了猫咪一遍,期望她像以前那样通过叫声告诉他究竟是想要食物还是玩具。那猫并没有理会他,却突然跳上Data的膝盖,对着Data伸出的手一口咬下去。

Data的仿生皮肤比人类的要强韧许多,这种看似凶狠的啃咬对Data来说简直毫无影响,然而让他不解的是Spot几乎从来没有表现得如此有攻击性过,她在Data的记忆中一直都是温顺乖巧的小动物。

“Spot,下去。”

继续咬。

“Spot,讲道理,快下去!”

咬咬咬。

但那只如同小老虎一样的猫咪并不为所动,如同任何一个英勇执着的武士一样继续同Data的手作战。

“Data指挥官请到舰桥报到。”

“这就来。”Data放弃和Spot讨论个人空间的严肃问题,摇摇头,往舰桥走去。

 

 

 

Jean-Luc Picard舰长和Beverly Crusher医生在舰桥坐着,医生正在汇报行星M-1742H可能的环境状况。舰桥的门传来轻轻滑动的声音,Data从控制台转头,发现鼻青脸肿的William Riker中校冲了进来,看上去比被克林贡人揍了一顿还惨。

“你怎么了Number One?”

舰长站起身,医生则快速冲上去。

大副翻了一个几乎达到人类眼球转动极限的白眼。

“Data!”

“是?”Data立刻起身,他还从来没有见到大副对自己发过这么大火。

“你的猫!”

“Spot?”

“我想你在舰桥值班的时候去喂喂她,结果她就冲我扑过来,要三个船员才能把她从我脸上抓走!”

“我很抱歉指挥官,Spot今天早晨也攻击了我,我会努力找出原因。”

 

 


“我发现随着越发接近M-1742H,”Data说,“Spot的攻击性行为增加超过125%,食量减少21%,饮水减少7%,总活动量增加106%。”他疑惑不解地将这个发现告诉Beverly Crusher医生,但医生只是挑了挑眉毛。

“很抱歉,我不是兽医,Data。”

“医生,我已经阅读了各种关于猫咪生理状况的书籍,然而大部分宠物医疗手册并没有对于Spot这样超过4岁的成年猫咪在稳定环境中突然出现攻击行为的案例记载,我分析了最近14天内Spot吃下的食物和水的成分、营养比例、比热容和导电性,至今也没有发现任何和14天以前不一样的地方。下一步我准备分析Spot睡过的地毯、床垫、猫玩具的棉纤维含量变化,但我不觉得对织物的定量分析能有什么不一样的结果……”

Crusher医生叹口气,把胳膊抱在胸前。“也许猫咪跟人一样?不是生理的状况,就是心理状况咯?”

Data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所以在那一轮值班接近尾声的时候Data在舰桥出口的位置拦住了Deanna Troi,但是美丽的顾问女士像是突然能读机器人的心思似的说:“Data,我决不会去给猫做心灵感应的。”

“引人入胜。”Data歪头称赞,“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难道您已经可以感应到我的电子脑形成的微电流……”

“因为Beverly医生提前告诉我了。”

Data眨眨无辜的黄色眼睛。“顾问,我担心这个星系的陨石-离子云隔离带对Spot的行为产生了影响,虽然这一现象现在仅有相关性支持,但我担心这会最终影响到所有哺乳动物的脑电波从而干扰行为,就其因果性分析我强烈感觉的需要您的帮助。”

Troi感觉到无法拒绝。

 

***


二副私人日志

我觉得顾问Deanna在生我的气。虽然我还不能准确感应到人类的情绪表达,尤其是很多人类女性会选择的故意使用语言表述与内心思考相反的表述方式,这曾经,也在可以预见的以后,给我带来很多交流上的困难,但是必须指出的是我仍然对于微表情和肢体语言的观察充满自信,因此从Deanna双手抱在胸前的姿势我可以解读出“防卫、拒绝”的态度,并且她叹气的频率增加了至少45%。Deanna告诉我她感觉到的挫折感并不是我的过错,主要则是在对Spot进行心灵感应的时候,她能听到的并不是一种具体情绪表达,甚至不是精神状态,而是各种高高低低吵闹不堪的猫叫。

之后Spot的行为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她从地上一跃而起,爪子抓在Deanna的手臂上,并且张口咬了顾问。在Deanna的大拇指上留下两个咬痕,明显是Spot的犬齿干的好事,顾问大声叫起来,流了不少血,虽然在医务室里Beverly Crusher医生表示伤口意外地“没有想象中深”。顾问随即返回她自己的舱室休息,我在Geordi的帮助下制造了一个小型可移动力场当作笼子,把Spot关进去。

今天晚餐时间我在例行给Spot喂食的时候又一次遭到Spot的攻击,如果我不了解Spot是一只怎么样乖巧安静的朋友的话,我一定会以为Spot处于一种狂躁中,她的眼神里有一种面对致命敌人不顾一切的决绝,每个人都是她此生最大的敌人。

我觉得Spot想要谋杀我的大拇指。

并且,我对于给Riker中校和顾问造成的伤害感到深深的歉意。

 

TBC

评论
热度(10)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