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星际迷航】[TNG]谋杀大拇指 (3)

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CP: Spot/All ; Spot/Picard

 

 

 

(3)

 

 

 

二副工作日志
星历48587.5

总之,我们卷入了一场外交危机。

 


***

 


Date,如果可以用人类的情绪表达的话,正处于一种焦虑之中。

在Picard舰长亲自带领一支主要由半数工程阿尔法组和半数科研人员组成的外勤小队传送到达M-1742H地表开始对现场古遗迹勘探分析之后不久,他们就陷入了麻烦。

这个外交事件详细说来,人类的短视和偏见是其根本原因,星联最高指导原则的漏洞是其表现形式,M-1742H所在的恒星系统的陨石-离子特殊结构是其外部条件,多种文明在第一次接触时的文化差异是其最终体现。

呃,用一种21世纪尚未能成功进化的人类的语言来表述,那就是,在这些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在Picard舰长的带领下在这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上高高兴兴地举着三录仪对着当地疑似文明遗迹的墙体和壁画敲敲打打上下其手摸来摸去的时候,一队身材高大长相丑陋(当然这点尚有争议)比人类强壮上至少两三倍(起码五倍,Worf先生纠正道)的当地人冲了出来,在被设定成轻量眩晕模式的相位枪突突了三次还没有晕过去的情况下,领头的那个一脸金色毛发,脸颊四周还有类似狮子鬃毛一样的黑色长毛的雄性当地人形生物发出类似虎啸或者狮吼的一声低沉的吼叫,然后扑上来,把担当警卫重任的Worf先生揍成了猪头。

好吧,这里有夸张的成分,毫无疑问原本Worf先生的脸和地球上那种出了名的偶蹄目猪科猪种以肥硕闻名的哺乳动物绝无相似之处,但在被M-1742H行星上的当地人型生物胖揍了一顿之后,他的脸以一种造山运动之于喜马拉雅山脉之势肿了起来,并且泛出只有克林贡青少年时期才会有的水光嫩滑的粉红色。

在暴力升温的当地人把Worf打到口齿模糊神智不清之前,Picard舰长把自己挤进正打的难解难分亲密无间的Worf和当地人形生物中间。

“像这样直接干预另一个星球的文明并不是我们的本意,”舰长拿出他外交家的气魄来,“为什么我们不能和平而愉快地聊聊天呢?”

“对于一个长期奴役我们同种兄弟的种族来说,还有什么可以聊的?”

神奇的是,虽然人类从未踏足M-1742H,当地的人形生物却能说一口完美的英语。那位显然是首领的生物从暴打Worf的姿势中直起身,整理一下自己两鬓的长毛发,这个时候星联的官员们这才得以好好观察眼前的类人生物。他有着黄绿色的眼睛,竖直形态的瞳孔,脸上布满细密的金色毛发,类似地球上的许多动物一样,他上唇有竖直联通到鼻子下方的裂纹。当Picard和他相互打量的时候,这个生物微微张开嘴,露出嘴里尖细的牙齿和上下四颗锋利的犬齿。

“裂唇嗅觉反应。”Picard喃喃自语。

这换来那种生物赞赏的一瞥。

这说明这种生物有着敏锐的嗅觉和味觉,并且,类似地球上的多种生物,比如蛇类、猫、以及犬类,他们不仅可以通过鼻腔获得气味,也能从舌尖或嘴里的特殊区域获得空气中的气味分子。

“你似乎对我们的种族有些了解,这就是你们奴役我们同族兄弟的原因吗?”

虽然心里有了一些猜测,Picard还是问,“你的同族兄弟是指?”

“七千三百年以前,这个行星已经在我们这个种族的统治之下,我们训练我们的孩子成为纪律严明的战士,和求知不懈的探索者。我们的科学家那时就已经开始探索我们星系以外的其他星球,就像人类的旅行者号飞船一样,我们的先驱们带上我们的种族里适应能力特别强的一支后裔,驾驶者飞船前往前人未曾到过的领域。我们和我们的兄弟种族都是心灵感应者,这使得我们在星际旅行时仍能和母星上的人交流和联系。但我们未曾预料到的是,星系边缘的离子尘埃和陨石碎片组成的星系隔离带不仅影响我们的飞船通讯,也影响我们的心灵感应。那些探索者们,虽然我们还能感知他们的存在,但已经无法交流。”首领露出痛心的表情,他皱眉的时候,脸颊两边的肌肉抽动,让他看上去格外凶猛,“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在母星上祈祷,希望我们离家的孩子们能像在母星上一样,坚强,战斗,生生不息。我们心系彼此,却从未能直接联系,直到现在——”

那位首领恶狠狠瞪了Picard一眼,继续说道:“直到几天之前,你们的飞船闯进我们的星系,我们和长久不再联系的兄弟之间的心灵感知又回来了。你们的船上,有一位我们的后裔!”

“所以,那位后裔是……Spot?”

“她通过心灵感应告诉我们地球人长久奴役猫族的事实。哼!来的正好,我们,就是来替我们的兄弟种族复仇的!”

“别冲动……”Picard按住眼前的猫族首领。“我实在不能相信Spot会告诉你她正在被奴役,你要知道Data有多宠爱她……”

“放屁!”首领吼了一声。

要知道,Picard已经在星联服役这么多年,习惯了所谓的级别、尊重和外交辞令,除了和医生在生理卫生的必要层面进行关于人类健康的讨论以外,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亲自使用“屁”这个词汇了。

“也许,”Picard想着,这个时候作为一个星联成员,不经汇报就这样开始第一次接触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好主意,但此刻这个星系的特殊状况使得他们能及时联系到其他星联旗舰的希望渺茫,考虑到他的安全官目前被殴打浮肿的状况,他不得不自由发挥一下,“也许我们能从外交层面上好好交流这个事情,当然,必要的时候Spot可以在场。”Picard舰长拉平上身的衣服,指挥两个船员从地上扶起完全走形的Worf上尉。

“不!”首领立刻拒绝了,“我不会给你们谋杀我们族裔的机会,或者就此逃走试图逃脱我们的惩罚!”

Picard头疼似的摸着自己的脑袋。“我们地球上的先辈曾经说:在太空时代,最重要的空间是存在于耳朵与耳朵之间。交流,先生们,就像你们的族裔得以通过心里感应沟通一样,人类缺乏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所以我们不得不依赖言语。首领先生,为什么不让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呢?我是星舰企业号的舰长,Jean-Luc Picard,怎么称呼你?”

猫型生物露出轻蔑的笑。“我们星球上,我的名字叫做:Miaaaaaaaaaow。”

这个发音里包含了至少两处少有人类能够发出的喉间颤动和鼻腔共振,以至于这声音听上去和发情的克林贡人的吼叫反倒有几分相似。

不过,介于克林贡语从来也未曾难倒我们的舰长,猫族的语言相比也不会。

Picard舰长以一种其他成员难以描述的方式在M音的开始之前精确重复出来那个鼻腔共鸣,在结尾的w音时用减弱的声响还原了那个喉部颤音。这使得一直摆出高傲脸色的猫星首领Miaaaaaaaaaow露出难得带着敬意的神情。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顺利就不会使得Data陷入焦虑了。

那个时候,就在Data抱着Spot走上传送平台等着被传送到M-1742H表面,同时其他科学组船员被传送回到企业号的时候,首领Miaaaaaaaaaow一把拽住Picard的胳膊。

“我听说地球上也有这么一个说法,”他就在离开舰长的左边脸颊不到两毫米的地方,咧开嘴,冲着Picard露出上下四颗犬齿,“除非你穿在另一个人的鞋里走上几步,你永远都不能真正理解他人的立场。”他左右两颚拉开,露出一种猫科动物特有的笑容。“凡是在企业号上的人,都该好好体验一下作为猫族的感觉了。你的船员可以回去,你就留在这里当人质吧。”

Picard眼睁睁看着随自己到达星球表面的阿尔法科学组成员传送上企业号。

“Picard呼叫企业号,Number One,快汇报发生什么事了?”

“喵——喵喵——”

通讯背景里则是此起彼伏的嚎叫声:喵呜——喵呜——

嗷嗷嗷——

喵呦——喵嗷——喵呦——

嗷呜呜呜呜呜——

显然最后那声特别响亮的惨叫属于一只最先被传送回企业号医务室里的克林贡大猫。

“Data呼叫Picard舰长。”

“谢天谢地,Data你没事吧?”

“显然对于我的状况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舰长。”Data一板一眼分析道,“我记得猫族首领Miaaaaaaaaaow的原话是:凡在企业号上的‘人’都该好好体验作为猫族的感觉。现在无论是地球人的定义还是猫星的定义,我都不算是一个人类。”

Picard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想伤了这个电子人自尊心(虽然Data一直声称他没有“自尊心”这种东西),可是眼下却有更大的危机。Picard实在觉得还能有一个从某种意义上说,最重要的企业号船员保持正常真是太好了,即使他在心里更深处腹诽这些猫星人连把人变成猫都还有种族歧视。

“Data,汇报现在的状况。”

“我相信现在全船的舰员已经变成了各种不同种类的猫咪。William Riker中校显然是一只西伯利亚森林猫,这种动物浓密的毛发很好地反映了Riker中校的脸部毛发状况;Deanna Troi顾问是一只布偶猫,但眼睛仍旧是黑色的;Geordi,我相信Geordi现在很像是一只褐色波斯猫,但他显然仍然需要佩戴他的护目镜;Crusher医生——Crusher医生是暹罗猫,至于Worf上尉……”

“知道了,”Picard说,“克林贡的猫科动物要被称作为‘猫’也的确是有点勉强。”

“啊,O'Brien长官,请到控制台下面去……Geordi,你快要撞到墙上去了……”Data那里传来一声猫叫,显然是他把某一位,或者说,某一只抱到自己身边,“少尉!请不要咬三录仪!还有……”Data显然犹豫了一下,“舰长,Riker中校在舔Troi顾问尾巴上的毛,我需要阻止吗?”

 

TBC

评论(3)
热度(10)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