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No Man's Land 伦敦Repo

No Man's Land


Harold Pinter原作的话剧,西区要一直上演到2016年圣诞节,一周8场。
Pinter是一个出生于战前,但写作成熟于二战以后,以充满隐晦难懂的暗喻著名的作家,话剧本身并不容易懂。


地点:

上演地点在Wyndham's Theatre,著名的西区查令十字街上,离莱彻斯特广场地铁站2米。(没错,地铁出门抬头就到了。)
西区充满了百年老剧院,包括带流苏的丝绒帘幕和天顶壁画,随便一块砖都两百年以上。


人物:

Sir Patrick Stewart饰演的Hirst先生是一个文学家,居住在一处类似庄园的大宅里。
Sir Ian McKellen饰演的Spooner是一个自称的诗人,号称有一群年轻人崇拜他。
Foster-Hirst的管家和学徒,一个穿着骚气的年轻人。
Briggs-Hirst的保镖和厨师及男仆,通过他的穿着和打扮塑造出一个进过监狱的粗人的形象。



剧情:


Hirst先生从Hampstead的一家酒吧里把无处可去的Spooner先生捡回了家。Spooner先生声称自己是个受欢迎的诗人,常常要给孩子们读诗或者评论。Hirst喝起伏特加,Spooner喝威士忌,Spooner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语速向Hirst吹嘘,然而Hirst看上去反应迟钝,时常沉默。然后Hirst喝完手里的伏特加,拿出另一瓶威士忌喝Spooner一起喝。

Spooner提及“我从没被人真正爱过,然而你呢?”Hirst以一种半醉半醒的姿态重复Spooner的话“我从没被人真正爱过”。之后Hirst喃喃重复几句诗“无人之境,从不移动,从未变化,也从未老去,永远凛冽沉寂。”(No man's land, does not move, or grow old, remains forever icy...silent.)


只后Spooner看似随意提起自己结过婚,于是询问Hirst的妻子在哪里。Hirst突然把酒杯朝Spooner扔过去,貌似被激怒了,但并没有透露其他信息,之后醉倒,从门口爬走。


年轻人Foster匆匆走进来,解释自己刚刚离开不久留Hirst一个人,然后疑惑Spooner的身份,并对他开始盘问。不久Briggs也进来,他们一起用近似武力威胁的方式询问Spooner的身份,然而Spooner只声称自己是Hirst的朋友。


随后Hirst穿着睡衣光脚走了进来,他分不清自己是在前一天的半夜还是第二天的凌晨,只是反复试图提起自己刚做的一个梦,梦里他觉得看见一具尸体溺死在湖里,然而等他过去查看的时候,湖里什么都没有。Hirst进而提起自己有一本相册,他没有现实里的朋友,他的朋友们只在相册里永存,永远凝望他。


在第一幕完结的时候,Spooner试图把Hirst送回床上,但Briggs把Spooner关在他们喝酒的起居室里。



第二幕开始的时候是第二天上午,Spooner潦倒地在Hirst的起居室地板上醒来,粗人Briggs穿着西装背心像一个真正的仆人一样,提及本来应该和Hirst有约的人没有来,房子里多了一份早餐,可以送给Spooner吃。
在Spooner狼吞虎咽早餐和香槟的时候,Briggs不停提到他和Foster的相遇,提及Foster也是一个有才华的诗人。Hirst则是一个德高望重有身份的文学家。


Hirst早上穿着三件套走进起居室,一眼看到Spooner就认为他是自己30多年没有见过的老朋友Charles,在学院里的时候起就是同学。Spooner没有否认,但有些困惑地随Hirst坐下。Hirst借着提起他们在年轻时代的一些荒唐事,并承认自己和Spooner的妻子趁他不在的时候偷情,Spooner也说起他们一起追求过的姑娘。


借着Spooner提出让Foster去追求自己的诗人梦想,但Foster拒绝离开Hirst和他的庄园,随后Spooner又提出Hirst既然已经雇佣了两个男仆,也可以雇佣他,他可以做他的骑士,考虑他的忠诚和美德。


Hirst、Foster和Briggs都愣住了很久,随后Hirst提出“让我们最后一次改变话题吧”(let's change the subject for the last time),Foster则指出,Hirst已经改变了话题,而且是最后一次,所以如果他们谈论黑夜,白天永远不会到来,如果他们谈论冬日,春天永不降临。


Hirst看似被Foster的话困惑了,随后他再次提及,在他年轻的时候,他走过湖畔,以为湖里有一具溺亡的尸体,然而等他走进湖里,什么都没有了。


Spooner说,我就是那个溺亡的尸体,因为你就在无人之地,从不移动,从不曾改变,也永远不会老去,永远凛冽沉寂。


全剧终。




为什么是无人之地?


评论家都试图解读这个充满隐喻的故事,其中不乏名宿如T.S.Eliot,他们认为Spooner是一个试图把Hirst先生从酗酒和将自己溺亡中解救出来的形象,然而这种解救是失败的,所有剧中的人物都没能离开那座庄园,因此所有人都被困在“无人之地”。


也有人认为Spooner就是Hirst自己的另一个面(alter ego),是那个高高在上,隐居中的Hirst世俗的一面,然而就是这种世俗面让Hirst和现实保持联系,一旦这种联系断裂,在Hirst精神世界里的就只有一片无人之境。


和我同在剧院的一位老太太提起她年轻的时候就读过Pinter的作品,他的作品并不容易理解,然而她认为很明显的是,Hirst先生是从一家Gay吧里把Spooner带回家的,更不用说Foster最早和Hirst的关系也很可疑。


一个为大多数人接受的普遍理解是,Spooner代表Hirst不能展现的那一面,Hirst离群索居太久,他的文学素养把他带入一个和世俗隔绝的地方,最终让他成为一个沉默有些高冷的形象,以至于当他处于自己居所的时候,感觉如在无人之境,也许年轻的时候尚可接受,随着他渐入暮年,他的脑子不再灵活,除了一些年代久远的褪色回忆,其他什么都搞不清楚,也许Forster和Briggs都是将Hirst看成有利可图的老人家,从照顾他起居上挣得一点钱,而Spooner也许也是如此,只是试图从Hirst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身上再榨出一点威士忌,剧中Spooner的一句台词是“我们去看你的相册吧,无论谁我都能张口就来”,不禁让人怀疑Spooner的身份和目的,然而Spooner是Hirst无法实现的,聪明狡猾头脑清醒但落魄潦倒的自己,那个Hirst没能成为的人,所以他留着Spooner。但是“他从没真正被人爱过”,所以最后在所有人的围绕之下,结局仍旧是Hirst“在一个无人之境”。



我的理解


Pinter写作的时候,还是一个性压抑当道的时代。那个从酒吧里找来的会说黄色笑话的Spooner其实就是Hirst的“本性”,Hirst明显是个结过婚,然而婚姻并不幸福的人,如同E.M.Foster的著作一样,不幸的婚姻才是枷锁。无论是否因为性取向,Hirst的婚姻并没有给他多少美好的回忆,相反,Hirst在不知不觉中成了那具湖里漂浮的“尸体”——他看见尸体感到“兴奋”,他想去看个究竟,等他到了湖里,尸体已经没有了。


潦倒的Spooner张口吹嘘自己的成就,但是通过种种剧中的解释,Hirst在文学上的成就远远高于Spooner。我们是否可疑理解为,Spooner也好,Foster也好,Briggs也好,他们都是Hirst压抑的一生中的一个面。Spooner更像是他的本我,有一点小小的虚荣,然而自在,从不曾被人真正爱过,却在内心默默接受了这个必然的结局;Foster是他年轻的自己,是他创造出来的外表,风流潇洒,可以随时和姑娘们调情;Briggs是社会的视角,是他成长环境里的世俗,剧中Briggs的台词是要保护Hirst远离Spooner,“远离邪恶”,因此他是个保镖,是个粗俗的人,让Hirst远离同性的“恶”。然而不幸的是他伪装的形象让他压抑如同一个溺水的人,并不能阻止他的本性,于是在多数的官方评论里认为Foster和Briggs是一对情侣。


在接近剧终的时候,Spooner努力要Hirst雇佣自己,实际则是Hirst努力在和真正的自我和解,他的年轻时候的世俗形象反对,社会规则代表的形象也在反对,于是Hirst犹豫了,提出“让我们最后一次改变话题”,于是错过了拥抱真正的自己。


在Hirst终老的时候,他回顾自己的一生,真正的朋友都在影集里注视他,他所有的财产不过是一片空屋和一个“无人之地”。





其他


No Man's Land在西区一周演8场,之前还在其他城市巡演,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年了,几乎场场爆满。剧院一般会有一些存票不经过网上销售,仅仅在演出当天早上10点开始现场出售,据说每天早上7点开始就有人在剧院门口排队等着当天的票。

Patrick Stewart比我想象中还要瘦。Ian McKellen属于标准身材,最多因为年纪的关系稍微有点松弛,总的来说还是看上去标准身材,想必之下Patrick Steward显得瘦到都没多少肉了。当年星际迷航的时候还有一集调侃过他腿美,因为他的小腿真的属于匀称没有块状肉的那种,现在看来就是太瘦了,在最后一幕里穿着三件套还好,第一幕里穿着睡衣看上去真的空落落的。

大部分音乐剧或者话剧是不会在后场安排等门的地方的,然而也许因为两位爵爷实在名头太大,在每场结束以后,后面有保镖看着专门的区域,等着爵爷出来给大家签名。保镖还需要向大家解释那天连演两场太累,演员只能点外卖,所以Patrick爵爷不会出来给大家签名。我等在门口的时候冻得不行,当天伦敦不到10度,还一如既往的妖风阵阵,Ian爵爷则是穿着短袖围着一条大围巾跑出来给签字的。而且只要是出来签字的演员都会和大家聊上两句,所谓“两句”差不多是和每个人说两句话,所以整个签字过程其实很长。确实想过太冷了两位爷爷级别的场场出来招呼大家实在也很辛苦。

Patrick爵爷在戏里需要干掉半瓶伏特加,至少一整瓶威士忌,以及少量香槟,从道具上看,伏特加是已经打开的所以不一定是真酒,但威士忌和香槟是直接开木瓶塞就喝。演出当天Patrick爵爷嗓子是哑的。不知道是演多了累还是喝多了累的。


====


两位爵爷真是好基友,手拉手谢幕的时候看得出来这么多年还是很有舞台默契。
听到Patrick管Ian的那个角色叫Charles,瞬间脑补了一出EC的No Man's Land AU。
请等我12月再去二刷!


评论(11)
热度(25)
  1. Eat him with a spoon草日大 转载了此文字
    感点太多了 果然腐国人民的剧不需要女性角色(误 一出场就至少一对基✔️ 不愧是Gay吧啊所以爵爷粉
  2. 東洋派草日大 转载了此文字
    这场两次在纽约错过简直郁闷得不行。。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