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Tanz der Vampire】【赫阿】月圆回家路 (2)

CP: Herbert / Alfred (斜线无意义)

Rating: PG

Origin: Tanz der Vampire 音乐剧:吸血鬼之舞


(1)在这里


(2)


准备离开图书室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和萨拉撞了个正着。阿尔弗雷德生怕自己举着的烛灯冒犯了萨拉,试图把蜡烛拿远一些,刚刚写好的信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请别告诉别人我还在给阿伯龙修斯教授写信。”他这样说。

 

“那你也得发誓不能把我在图书室里藏OK!杂志的事儿告诉伯爵。”

 

“成交!”咦?什么是OK!杂志?阿尔弗雷德从来没注意到图书室有什么适合小女孩儿读的杂志或者报纸,倒是曾经翻出过一本过期的花花公子。

 

“萨拉……”他犹犹豫豫,“你有没有曾经想过家?”

 

“你说的是那个大蒜做的门框呢?还是永远轮不到我用的浴室呢?还是梁上爬的老鼠呢?那个破房子有什么可想的?”

 

“想家不是想念那个房子,而是……而是想念家里的人。”

 

“我爸就住我隔壁棺材,”萨拉翻个白眼,“还有玛格达。”

 

阿尔弗雷德无法反驳。即使伯爵向来是欢迎喀尔巴阡山村民携家眷入住城堡的,他,阿尔弗雷德,的确是孤身一人,既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地住在城堡里。

 

“不知道姐姐会不会想我……”阿尔弗雷德喃喃自语。

 

“你要是想家就回去看看呗。”

 

“可是所有的吸血鬼都必须住在城堡里!”

 

“啊?谁说的?”

 

阿尔弗雷德仔细想想,的确每一个新吸血鬼就如同萨拉的爸爸一样,自己就找到了到城堡的路,但从来没有人提起他们到底是自愿还是被迫住在城堡周围的。他们的身上没有铁链,也没有银制的法器,所以他们为什么不离开呢?

 

他想起教授之前的研究里曾经提到,“邪恶的”吸血鬼有蛊惑人心的本事,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法力,让普通人类像玩偶一样听话。可是,阿尔弗雷德抬起自己的手,他自己选择抬起左手而不是右手,他很确信没有一个吸血鬼看着他的眼睛命令他抬起左手而不是右手,所以他抬起了左手而不是右手——所以阿尔弗雷德没有被吸血鬼蛊惑。他悄悄松了一口气。他的确想回家看看……

 

“但是赫伯特上次约我……”

 

萨拉“哼”了一声,拿着她那本花花绿绿的杂志转身走了。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他想生前一样,想家孤单又怕黑,潜意识里害怕被拒绝,因此更难拒绝别人,何况赫伯特恨不得一股脑儿把所有好玩的好吃的都堆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来。他正犹豫着如何让自己回家看看的请求听上去不像一种彻头彻尾的拒绝,城堡里的大蝙蝠拍着翅膀,爪子上提着一个油布包敲图书室的窗子。

 

教授又给他送来了东西。

 

那个油布包里有一本《有限食物选择与平衡膳食的重要性——系统解释关于牙龈健康、脱发和便秘的问题》,还有一本《如何脱离传销组织?》和《传销组织的控制术——如何识别“人情”陷阱》。阿尔弗雷德又一次陷入沉思。

 

他从来没想过城堡里的吸血鬼是不是还有个三六九等,比如有些可以去参加舞会,有些只能负责拖地打杂。不过现在伯爵从来都不让随便出去把其它人变成吸血鬼,上次哈诺德教授硬拉着阿尔弗雷德跟他说要遵循可持续发展管理原则,高举多元化移民政策,走开放包容有序节制的发展方针以壮大吸血鬼队伍,一年只能发展一次。

 

啊,等等,这真不是传销组织,我也真的没有被囚禁和控制。——阿尔弗雷德这样想。

 

大概……应该……没有吧?

 

阿尔弗雷德的后面几天过的如同灾难。大晚上赫伯特找他晒月亮的时候他哈欠连连,但是到了日出的时候又整天睡不着。他在玛格达准备给可可缝制一顶兽皮帽子的时候出了大茬子,把缝纫针直接失手插在可可的脑袋上,幸好可可是一个有狼人血统的吸血鬼,插一针脑袋绝对伤不了他,可可气的三天没让阿尔弗雷德吃上饭,这事儿也就过去了。阿尔弗雷德形同梦游的状态连冯克洛克伯爵都察觉到不对劲,最终他被一群吸血鬼簇拥着,以不容他拒绝的姿态塞进克洛克伯爵的书房里。

 

这绝对不能怪他吓到腿软,自从上一次阿尔弗雷德因为表现不良被老师叫去训话已经过去了整整18年。18年前,阿尔弗雷德还在幼儿园里,姐姐就在不远的小学校里上课,老师拿出了一枚鸡蛋,告诉他们这是一个椭圆形。阿尔弗雷德百思不得其解,明明鸡蛋一头比另一头更尖呐。可惜老师们没有那个闲心研读达芬奇和鸡蛋的故事,硬是把阿尔弗雷德当成了挑战导致权威的坏孩子。他至今也不觉得指出鸡蛋并不是一个椭圆是一种罪大恶极的错误,可那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一直留在他骨子里。他缩手缩脚地被推进书房,看到的是一个背着手的克洛克伯爵和坐在小凳子上红着眼睛的赫伯特。

 

最年长的几个吸血鬼,牧师的女儿伊莎贝拉和和蔼可亲的安娜玛利亚在阿尔弗雷德身边一左一右站着,拉着他的手,莎拉走过来,递给他一杯水果茶。

 

“坐。”伯爵一挥手。

 

阿尔弗雷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莎拉把不争气的阿尔弗雷德一把拽了起来,扔到边上的单人沙发上。

 

伯爵对阿尔弗雷德的怂样儿不以为意。他挥挥手,沉着声音说:“我知道赫伯特最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没有……”

 

“你是个友善的年轻人,”伯爵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话,“所以从来不愿意伤害别人,这很好,但有时候也要学会拒绝。”

 

“呃……”

 

伯爵闭上眼睛继续说了下去。请注意,对于任何一个有志于来到伯爵的古堡无论是久居还是小住的宾客,都应当明白一点,那就是伯爵想要发表他悲春伤秋的演讲的时候,是不容得任何人打断的。让我们从一个中立的第三人的角度来看待这段演讲,具体是这样的:

 

阿尔弗雷德你是一个友善的年轻人,所以从来不愿意伤害别人,这很好,但有时候也要学会拒绝。赫伯特最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在不恰当的时机约你出去?并且没有给你足够的考虑的时间?(“并没有,伯爵先生……”)刚才那是一个设问句并不需要回答阿尔弗雷德,我知道他有。但是你也知道,在你和萨拉来这里定居以前城堡里有些冷清,长期缺乏交流导致赫伯特有点行为障碍。(“呃……”)这点你用不着觉得不好意思,我收藏了全套《育儿困境101》和《斯波克亲密育儿百科》,因此对这些现象有些了解,何况这里地处寒带,按照《吸血鬼育儿与保健》里的理论,长期阴冷晒不到月亮的环境多少影响了赫伯特的大脑发育的性格形成。你是一个绅士阿尔弗雷德,但是如果赫伯特有些行为困扰到了你,你大可以拒绝。最近你觉得困扰了吗?(“还好……”)你当然觉得困扰了,可是你不愿意告诉我。你担心我会偏心赫伯特吗?(“并没有……”)我当然是爱自己的孩子的,就像大海爱自己的海浪,就像母象爱自己的小象,(“啥?”)但是我并不偏心。所以——

 

终于到了这里伯爵深吸一口气,把赫伯特从自己背后拽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

 

“给阿尔弗雷德道个歉吧。”

 

阿尔弗雷德还完全处于刚才那段演讲的震惊中,他仿佛看到一只灰不溜秋头上还长着绒毛的小象举起它稚嫩无力的小鼻子,而象妈妈则不由分说地一脚把小象踹到他面前。

 

赫伯特眼睛更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如果……如果……你不喜欢我,”赫伯特抽了一下鼻子,“我再也不会追求你了……”

 

 

 

TBC

 

 

 


评论(1)
热度(15)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