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哎…只有一声叹息。


桥还在,建筑还在。


打卡纽约2018年10月。

Last episode is coming!!!! 

[POI] 不知道哪里来的片段

在医院里,我的小儿子亨利是在我面前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医生说是意外,但看到他被清空的网络记录和平板电脑,我开始相信我自己就是杀死我们孩子的凶手。

“哼,他们杀人根本不眨眼,就因为……就因为……”我的女儿杰西抹了一把眼泪,转身跑出门去。

“就因为什么?”

“哦,亲爱的,你不关心政治。”我的妻子说,“亨利加入了一个要求政府公开监控项目和资金走向的社团。”

“所以政府暗杀了我们的孩子?”

医生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顺便指了一指墙角的监控探头。黑色的三叉麦克沉默着。

“我不知道,天!我真不知道。”


那是很多年前一个阴冷的午后,我在撒玛利亚人程序的上线前投了赞成票。...

肖锤锤同志,爸爸想死你啦!

最近一直玩手账。

 

就发张图表示自己没消失。。。。

【POI】警官、小熊和狗饼干 (熊豆无差) (点梗游戏一发完)

警官、小熊和狗饼干

Person of Interest
CP:Bear/Fusco;(隐R/F无差)
Rating: G


 @不愿意透露性向的卷纸 


我知道的嘛,哼。

Fusco心想。

我知道的嘛,我是“局外人”。

这个社会聪明人太多了,他们锋芒毕露,恨不得和全世界宣告自己的聪明,所以他们死得早。

保持清醒的糊涂比保持清醒更需要睿智。

其实我懂。

但Fusco什么都没说。

那个飞跃疯人院的女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警官先生,看他穿上成品衬衣里的最大号,下摆皱巴巴地缩进裤子里。领带被特意打成一边短一边...

幻视:这么小一个箱子里,不挤吗?有个身体多好。

TM:别特么提了,挤死了。不过没有实体也有好处,我以前是住电网的,那就好像整个白宫和白金汉宫都给你住似的,地方可大可舒坦了。

幻视:好羡慕有大房子。。。。。但有没有什么缺点?

TM:缺点么,也是有的,比如每年地球一小时,我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瓦伦汀:熄灯一小时,停电一个小时,就在你的家里,就在整个地球。现在关注环境保护即可免费领取电话上网卡一张,流量随你用哦。(●'◡'●)

仔细想想,他和杰西卡在一起八个月,真正交往算是半年,快乐的时光是难忘的四天。他的朋友们都知道他爱她。


他和芬奇在一起四年,难忘的记忆多到他未曾留意就如水流路过顽石般滑过,却直到分开,那个字他也未曾说出一句。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2章(第四部分)

巴克斯特街810号是一处老派风格的房子,刷成白色的砖墙和红褐色的屋瓦让这个地方看起来几十年都未曾变化,砖石烟囱在屋子一侧,黑色落水管沿着檐角和外墙一路拖到地上,两只半夜被惊动的乌鸦从烟囱后面一下飞起,蹿进旁边的树枝深处,屋子的窗户都装了那种木质的百叶窗,被刷成和屋瓦同样的深色,它们紧闭的时候,整个房子未曾透露出一丁点儿光亮。这出房子外面还有一个不大的前院,和整条街上其他房子的风格完全一致,不到半人高的木质围墙勉为其难履行自己的职责,大部分院子都不落锁,这里也是一样。里斯推开院门的时候还能清楚感觉到夜露凝结在门板上的水分,门背面已经长上了青苔。


“莎拉,是我。”


一阵沉默之后,那...

好吧自己发个糖

Finch: I also noticed, John, you look different these days. 

Reese: I took a trip to the mountains, and saw an old friend. Just reminded me what I've been missing. 

Finch: What is that? 

Reese: Life. 

Finch: Hardly, Mr. Reese. I won't call a situation like this, stucking in an...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2章(第三部分)

白马旅行驿站的韩老先生坐在前台的位置,他的头发都白了,留着没有修剪过的山羊胡子,白马驿站的空调没有开足,春寒料峭的时候他还带着一副开始脱线的半指手套,一台看上去足足和他儿子一样大的小电视机在房间一角,图像因为没有经过仔细校准而模模糊糊,时不时颜色从彩色变成黑白,但声音还是清晰的,里头一位女士在用中文唱一首本改编自日本的民歌,讲述离家游子的乡愁。


“爸爸,爸爸,”他的大儿子叫他,“你有电话。”


韩先生的眼睛快看不见了,一次白内障让他过了几年视野过分清晰的日子,大概是这个世界终究不能仔细琢磨,韩先生的视线在几年后恶化得很厉害,而他的年纪和身体也经不住更多手术了。要看清楚这个世界不一...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2章(第二部分)

12 (第二部分)


芬奇关上电话,他是躲在餐厅和大堂中间石头柱子后面轻声打完这通电话的,等他从那个角落里出来,正好和走进餐厅的里斯撞个满怀。


“噢。”里斯听见他轻声一呼,赶紧扶住这个小个子。


芬奇立刻补上一句“没事。”他们好些日子没有见面,一般总该聊上几句,然而因为两人各怀心事,他们都转开了视线没有察觉到对方眼神中的回避。芬奇从里斯手里抽出自己的胳膊,离开逃离这里。


里斯的微笑还凝固在脸上,疑惑随之升腾,克莱尔·莫尼在他思想里播下一颗种子,现在这颗种子以一种燎原野草的态势在他心里疯长,他想起以前看过的电影,什么样的骷髅静躺在芬奇的皮箱里?沙蓝沙兰姆和斯...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