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日大

哎…只有一声叹息。


桥还在,建筑还在。


打卡纽约2018年10月。

[POI] 不知道哪里来的片段

在医院里,我的小儿子亨利是在我面前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医生说是意外,但看到他被清空的网络记录和平板电脑,我开始相信我自己就是杀死我们孩子的凶手。

“哼,他们杀人根本不眨眼,就因为……就因为……”我的女儿杰西抹了一把眼泪,转身跑出门去。

“就因为什么?”

“哦,亲爱的,你不关心政治。”我的妻子说,“亨利加入了一个要求政府公开监控项目和资金走向的社团。”

“所以政府暗杀了我们的孩子?”

医生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顺便指了一指墙角的监控探头。黑色的三叉麦克沉默着。

“我不知道,天!我真不知道。”


那是很多年前一个阴冷的午后,我在撒玛利亚人程序的上线前投了赞成票。...

【POI】警官、小熊和狗饼干 (熊豆无差) (点梗游戏一发完)

警官、小熊和狗饼干

Person of Interest
CP:Bear/Fusco;(隐R/F无差)
Rating: G


 @不愿意透露性向的卷纸 


我知道的嘛,哼。

Fusco心想。

我知道的嘛,我是“局外人”。

这个社会聪明人太多了,他们锋芒毕露,恨不得和全世界宣告自己的聪明,所以他们死得早。

保持清醒的糊涂比保持清醒更需要睿智。

其实我懂。

但Fusco什么都没说。

那个飞跃疯人院的女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警官先生,看他穿上成品衬衣里的最大号,下摆皱巴巴地缩进裤子里。领带被特意打成一边短一边...

仔细想想,他和杰西卡在一起八个月,真正交往算是半年,快乐的时光是难忘的四天。他的朋友们都知道他爱她。


他和芬奇在一起四年,难忘的记忆多到他未曾留意就如水流路过顽石般滑过,却直到分开,那个字他也未曾说出一句。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2章(第四部分)

巴克斯特街810号是一处老派风格的房子,刷成白色的砖墙和红褐色的屋瓦让这个地方看起来几十年都未曾变化,砖石烟囱在屋子一侧,黑色落水管沿着檐角和外墙一路拖到地上,两只半夜被惊动的乌鸦从烟囱后面一下飞起,蹿进旁边的树枝深处,屋子的窗户都装了那种木质的百叶窗,被刷成和屋瓦同样的深色,它们紧闭的时候,整个房子未曾透露出一丁点儿光亮。这出房子外面还有一个不大的前院,和整条街上其他房子的风格完全一致,不到半人高的木质围墙勉为其难履行自己的职责,大部分院子都不落锁,这里也是一样。里斯推开院门的时候还能清楚感觉到夜露凝结在门板上的水分,门背面已经长上了青苔。


“莎拉,是我。”


一阵沉默之后,那...

好吧自己发个糖

Finch: I also noticed, John, you look different these days. 

Reese: I took a trip to the mountains, and saw an old friend. Just reminded me what I've been missing. 

Finch: What is that? 

Reese: Life. 

Finch: Hardly, Mr. Reese. I won't call a situation like this, stucking in an...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2章(第三部分)

白马旅行驿站的韩老先生坐在前台的位置,他的头发都白了,留着没有修剪过的山羊胡子,白马驿站的空调没有开足,春寒料峭的时候他还带着一副开始脱线的半指手套,一台看上去足足和他儿子一样大的小电视机在房间一角,图像因为没有经过仔细校准而模模糊糊,时不时颜色从彩色变成黑白,但声音还是清晰的,里头一位女士在用中文唱一首本改编自日本的民歌,讲述离家游子的乡愁。


“爸爸,爸爸,”他的大儿子叫他,“你有电话。”


韩先生的眼睛快看不见了,一次白内障让他过了几年视野过分清晰的日子,大概是这个世界终究不能仔细琢磨,韩先生的视线在几年后恶化得很厉害,而他的年纪和身体也经不住更多手术了。要看清楚这个世界不一...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2章(第二部分)

12 (第二部分)


芬奇关上电话,他是躲在餐厅和大堂中间石头柱子后面轻声打完这通电话的,等他从那个角落里出来,正好和走进餐厅的里斯撞个满怀。


“噢。”里斯听见他轻声一呼,赶紧扶住这个小个子。


芬奇立刻补上一句“没事。”他们好些日子没有见面,一般总该聊上几句,然而因为两人各怀心事,他们都转开了视线没有察觉到对方眼神中的回避。芬奇从里斯手里抽出自己的胳膊,离开逃离这里。


里斯的微笑还凝固在脸上,疑惑随之升腾,克莱尔·莫尼在他思想里播下一颗种子,现在这颗种子以一种燎原野草的态势在他心里疯长,他想起以前看过的电影,什么样的骷髅静躺在芬奇的皮箱里?沙蓝沙兰姆和斯...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2章(第一部分)

12


约翰·里斯按照克莱尔·莫尼留下的小传单找到了那个地址,一家格调并不太高的小餐馆,旁边就是人员嘈杂的机车酒吧,改装过的哈雷摩托停满了小路,也许因为酒吧太过热闹,反倒显得小餐馆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方。两个喝多的大汉占着角落往肚子里灌咖啡醒酒,一个穿着荧光色工作服的工人貌似刚下夜班,正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一块沾了糖粉的松饼。克莱尔就坐在离落地玻璃最远的四人座上,电脑打开,手边是半杯凉了的咖啡。


“克莱尔。”他上去打了个招呼。


“啊,你就是那个纪念会上的家伙。”


“我叫约...

训犬员托马斯辗转才得到这条狗,像是当过军犬,受过专业训练。那时候它灰头土脸地卧在一片瓦斯爆炸后的废墟里,像是很久没吃东西。他寻思着谁会抛弃这么一条护卫犬。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它在听到Harold和John这么两个普通名字的时候会冲向路口四下张望,并且怅然若失了那么久。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1章

空少!Reese / 酒店前台!Finch AU (无差)


11


里斯走进这间由小礼拜堂改成的会议厅的时候,一开始看到的景象和他想象中并没有两样。两排折叠座椅被摆放成一个弧圈,大家围坐。不同的是,比起其他互助小组那些冷冰冰的白墙或者刻意布置的绯色缎带,这里的四周显得温暖安详,各种照片摆满了两侧的矮桌,白色蜡烛点缀其间。墙面正中“3192”几个数字是彩色的,显然出自孩子之手,侧面还画了一架歪歪扭扭的飞机,下面放着两只巴掌大的泰迪熊。


这里大部分人似乎早已认识,三两个聚在一起轻声讨论,一位穿着黑色短夹克的年轻女士和几个人打过招呼,走到一旁的咖啡贩售机前。这里并不

【POI】他比黎明更早到达 第10章

 空少!Reese / 酒店前台!Finch AU (无差)


10


在沙蓝沙兰姆国际机场的航站楼边上就是约翰·里斯所在的西风航空公司的办公大楼,自然而然,这家航空公司在机场里占据了最有利的柜台位置和远比其他航空公司多得多的广告展位。旅行来到沙蓝沙兰姆国际机场的乘客在检查并且完成行李托运之后,来到登机口之前,必然要经过一连串的免税商店和占满一整个墙面的西北航空展示柜台。


墙面上被射灯照应着的是一架架大大小小的飞机模型,全部都漆成西风航空深蓝、浅蓝和白色的涂装。最主要位置的当然是一架空中客车A380的模型,当然那架模型也是最大的,整体白色和圆...

©草日大 | Powered by LOFTER